对外贸易之家

服装出口:再次跨越万亿新台阶

服饰既是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也是历史发展和社会时尚嬗替的标志之一。服装业是创造美好时尚生活的基础消费品产业和民生产业,也是集中体现技术进步、社会文化发展和时代变迁的创新型产业,在提高人民生活质量、发展国家经济、促进社会文化进步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。中国古代素享“衣冠王国”之美誉,精美华丽的服饰曾经让世界各国羡慕不已。随着清朝末期国力的衰弱,中国服饰也逐步从辉煌走向衰落。新中国成立之初,我国纺织服装工业基础薄弱、技术落后,只能生产少量粗加工产品,水平远远落后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。70多年来,我国服装产业历经沧桑巨变,从 “新三年、旧三年、缝缝补补又三年”,到满街“蓝、灰、绿”的“主旋律”,再到20世纪80年代“喇叭裤”“健美裤”风行一时,直到如今的品牌化、个性化、高端定制等,服装产业发展空间愈发广阔,我国服装产品已经完全融入国际市场,畅销全球223个国家和地区。1980年,我国服装出口居全球第五位,此后连续超越法国、德国、韩国,于1990年超越服装制造强国意大利,从此在服装出口领域一路领先,牢牢占据全球服装出口榜首位置。

2001年我国成为世贸组织第143个成员,伴随着纺织品服装配额的取消以及出口体制改革的深入推进,我国纺织服装工业加快发展,灵活利用国内国际市场资源,市场竞争力持续提高。全球贸易综合分析系统(GTAS)数据显示,我国服装出口从2001年的359.6亿美元增长到2014年的1817.7亿美元,创下了我国服装出口的年度最高历史纪录,13年间增长了4.1倍,年均增速达13.3%,占全球服装出口的份额也从2001年的20.8%提升至2014年的42.7%。从2015年起,我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,国民经济发展步入减速降档、结构优化、创新驱动的发展模式。与此同时,世界经济长期囿于国际金融危机的后续影响,复苏缓慢曲折,不确定、不稳定因素层出不穷,更多新兴经济体加快了工业化步伐,利用其劳动力低成本优势吸纳纺织服装制造业投资,加剧了世界市场竞争。受国际经济形势及产业格局调整影响,我国服装出口总额在2014年的巅峰之后逐年减少,2020年出口1374.8亿美元,比最高峰时下降近1/4。与此同时,孟加拉国服装出口在2014年超越意大利居全球第二位,连续5年保持世界亚军头衔;越南后来居上,2015年超越意大利成为世界第三,2019年超过孟加拉国并连续3年保持世界第二位的水平。

近年来,世界服装消费需求平稳增长,美国长期占据全球服装进口首位。尽管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世界经济恢复迟缓,但对服装的消费需求却呈现稳步增长趋势。GTAS提供的数据显示,2010年全球进口各类服装3417.8亿美元,此后基本呈现震荡走高趋势,2018年进口金额已经达到创历史纪录的4347.7亿美元,随后略有回落,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降至3938.7亿美元。美国是全球进口服装消费量最大的国家,近10年进口额均超过全球的1/5,其服装进口额从2010年的803.6亿美元逐渐增至2019年的929.2亿美元,但持续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抑制了其进口服装的增长步伐,2020年进口额仅为802.4亿美元。

中国一直是美国进口服装的最大供应国,但近年来供求形势发生了明显变化。GTAS提供的数据显示,美国进口服装来自中国的比重由2010年的40.2%逐渐降至2020年的29.2%,同期,自越南进口服装的比重则由7.6%一路升至16.7%,自孟加拉国进口服装的比重也由5.1%升至6.6%。除美国外,德国、日本、英国、法国、西班牙、意大利、荷兰、波兰、加拿大也是传统的服装进口大国,2020年进口额均超过百亿美元,前十大进口国合计进口服装2629.1亿美元,占同期全球服装进口额的2/3。

中国服装出口逆势增长,再次跨越万亿元大关。察势者智,驭势者赢,面对世界经济下行的压力,中国服装企业并未被动裹挟选择舒适“躺平”,而是主动以“干饭人”的姿态迎难而上,化危为机,不断破防,凭借完整的产业体系和强韧的供给能力,最终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的2021年取得不俗的出口业绩。据中国海关统计数据显示,2021年,中国服装出口除1月和7月出现同比小幅回落之外,其余月份出口同比均实现不同程度的增长,全年出口再次突破万亿元大关,达到1.1万亿元,同比增长15.6%,比2019年增长8.6%,为中国服装出口历史第二高峰,仅比2014年少167亿元。

亚洲仍是我国服装出口的最大市场,对非洲和拉丁美洲市场出口增势良好。2021年我国对亚洲出口服装3825.8亿元,平稳增长14.8%;其中对东盟出口884亿元,增长18.8%,增幅高于同期我国服装出口增幅3.2个百分点;对日本出口948.8亿元,略降0.7%;对韩国出口437.2亿元,增长14.9%。同期我国对欧洲和北美洲分别出口服装2896.6亿元和2803.4亿元,分别增长5.1%和24.4%。此外,我国对非洲、拉丁美洲和大洋洲分别出口服装584.2亿元、523.1亿元和367亿元,分别增长18.6%、39.2%和20.9%,增幅均高于同期全国服装出口整体增幅,显示出较大的发展潜力。

东部地区仍是我国服装出口的绝对主力,西部地区服装出口增势强劲。服装产业作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之一,是中国制造业由大变强、转型与提升的“显微镜”。经过多年发展,我国服装产业从“缝纫店”到现代化工厂,从落后工艺到国际领先技术,从单一外来加工到以文化自信为特征的时尚创造,特别是东部地区已经拥有涵盖服装面辅料、制衣、印染加工、集散市场在内的完善产业链,形成众多发达的服装产业集群地,竞争优势明显。2021年,我国东部地区出口服装9079.9亿元,增长14.8%,占同期我国服装出口总额的82.5%。其中广东出口服装2024.7亿元,增长20.7%,重新夺回连续保持多年的全国服装出口冠军宝座。浙江出口1993.4亿元,以微弱劣势重回第二位置。此外,服装出口超千亿的还有江苏、山东和福建,分别出口1568亿元、1224.4亿元和1159.7亿元,分别增长6.6%、25.1%和34.3%。西部地区全年累计出口775.7亿元,高速增长35.1%。其中,新疆以391.9亿元的出口额遥遥领先于西部各省区的服装出口,增速高达59%。紧随其后的四川出口服装109.4亿元,增速高达1.3倍。此外,云南、陕西、贵州、西藏、宁夏、青海服装出口增幅均超过4成。

我国服装出口转型升级循序渐进,逐渐从以量取胜的外延型发展向以产品质量和创意、品牌美誉度和经营管理模式取胜的方向转变,内生发展动力显著增强。从出口企业看,民营企业出口服装从2010年的4477.2亿元增至2021年的8652.1亿元,11年间出口额几乎翻了一番,占同期我国服装出口的份额从2010年的52.1%提升至2021年的78.7%,牢牢占据我国服装出口的主动权;同期,我国外商投资企业服装出口的份额则从30.7%缩减至12.7%。从出口贸易方式看,2021年我国以加工贸易方式出口服装714.6亿元,出口额已不足2010年的一半,仅占同期我国服装出口总额的6.5%。与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一般贸易出口8601.5亿元,所占同期服装出口份额已进一步提升至78.2%。统计数据的此消彼长间,反映着中国服装出口正在成就令人欣喜的“美丽事业”。2021年,我国以航空运输方式出口服装1388.3亿元,占同期我国服装出口总额的12.6%,意味着我国有超过1/8的出口服装是乘坐飞机出口的,从一个侧面显示出我国出口服装的附加值正在提升,那个8亿件衬衫换不回一架空客A380的时代正在悄然远去。

虽然服装行业外贸数据向好,但从微观层面来看,中小微服装企业的生存境况并不乐观。在原材料价格攀升、海运成本暴涨、人民币升值、产业外迁压力加大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下,众多服装外贸企业的利润空间一再被蚕食。纺织服装行业对于保居民就业、保市场主体、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具有重要地位,只有从整体上加快产业升级,积极推进个性化、时尚化的发展策略,注重产品文化属性和内涵的培育,由简单的委托代工制造(OEM)到自主研发设计(ODM),并最终建立自主品牌(OBM),持续提升中国服装的认知度、美誉度和影响力,才能在国际市场上迎来更广阔空间。

(文 / 钟雁明 中国海关杂志)

赞(0)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